棠,咸鱼一条。
有两只基友。
一只叫老谢,沉迷学习。
一只叫二卿。沉迷邪术。

活埋

母亲死的那年婉宁五岁,阳光浓郁的日子,空气里百合花的甜味儿在院子里弥漫,杂裹着春日的风和血的腥,融成一股奇妙的韵律,这韵律使她再不能言语。


父亲是有名的商人,宠她,爱她。

曾重金求医,亦治疗不好她的病。医生说这是心病。

父亲渐渐不再寻医,但对她一日呵护过一日。

十七岁时,久江城开了家新学院,这学院很特殊,只招收身体有缺陷的学生。学院名叫“兰汀学院”,意为“即使身有缺陷,亦如汀上兰花,有幽幽香气”。


父亲送她读书,从南城到久江城百里之途,父亲事无巨细,持着面面俱到的关心将她送入学院。

学院分男部、女部,彼此隔开,一宿五人。婉宁在女宿柒捌间,同宿的另外四人均是久江城本地人,彼此...

小怪兽

1.

  梁棠觉得自己的身体里潜藏了一头野兽,它时时刻刻被各种各样的事情撩拨,偶尔低声嘶吼,偶尔竖立鳞甲,迟早有一天它会以利爪将他开膛破肚,新生与毁灭同时进行。

  “其实我是一个奥特曼你信不信。”谢澜的语气一如既往的夹带着挑衅的意味。

  梁棠仔细的打量了一下佝偻着肩背懒懒地坐在花坛边,一脸高冷鄙夷状的中二少年,摇摇头,“像你这样的奥特曼还没被打死不太可能。”

  谢澜冷笑,“呲”了一声,“今天我要去打怪兽,你去不去?”

  “不去。”梁棠干脆的拒绝,从花坛上拎起书包就要走,谢澜又道...

消融

1

“你说呢?” 梁棠这么对着空气说道


2

梁棠总是在空闲的时间里思考一些不着边际的问题 比如 绿色为什么被称为绿色 他为什么叫做梁棠 隔壁的全职主妇为什么每天都重复着同样的话题 

他的时间几乎都是空闲 于是他的脑子里也经常被这些旁人看来无聊又古怪的事情占据

谢澜说他是太无聊了 他否认 无聊这个词未免太失情怀

谢澜问:“那你说,是什么?”

他说:“我的思想太自由罢了。”

太自由了 太 自由了

“你也只是思想自由。”谢澜摆出嘲讽脸

“彼此彼此。”他毫不示弱的反击 ...

© 谷有白骨 | Powered by LOFTER